某种意义上讲,在每一次媒介革命冲刷